五月天婷五月天综合网,中文字幕在线永久在线视频剧情,亚洲欧美人成网站在线观看看,中文字幕在线永久在线视频剧情

讓精神衛生駛上“快車道”

[日期:2015-06-22]

談起國務院日前發布的《全國精神衛生工作規劃(2015-2020年)》,北京大學第六醫院主任醫師馬弘回憶起了往事:“2000年洛陽火災,我們去做心理救援,但當地人都不讓我們靠近,說這里就是遭了個災,沒得精神病。最近的監利沉船事件,我本以為會是同樣的遭遇,但沒想到心理救援很快就得到了家屬的認可。”

  曾參與2002-2010版規劃制定工作的馬弘,看到了過去十余年我國精神衛生工作的進步。但常見精神障礙和心理行為問題逐年增多,貧困嚴重精神障礙患者得不到有效救治,精神衛生服務資源短缺等問題日益凸顯。馬弘認為,新的規劃很“接地氣”,有利于構筑精神衛生列車飛速行駛的“鐵路網”:“重性精神病、常見精神障礙、康復、人才建設等全覆蓋,以及綜治、衛生計生、教育、民政、財政等10個部門的參與,網建好了,‘和諧號’才能跑得更快。”她說。

  嚴重精神障礙患者不再一關了之

  精神障礙又稱精神疾病,主要表現為感知、情感和思維等精神活動的紊亂或異常,并伴有生活技能與社會功能損害。我國目前將精神分裂癥、偏執性精神病、分裂情感性障礙、雙相情感障礙癲癇所致精神障礙和精神發育遲滯伴發精神障礙等6種疾病列為嚴重精神障礙進行管理。

  近年來,嚴重精神障礙患者“傷人”和“關鎖”的報道頻見報端。由于缺乏救治,嚴重神經障礙患者成了妨害公共安全的危險者和自身權益被侵犯的受害者。未來五年,這部分人群仍是全國精神衛生工作的重點關注對象。

  “過去幾年,中央轉移支付項目不斷提高對嚴重精神障礙患者的救治補助,促進‘解鎖’。但目前還有0.4%左右的患者處于‘關鎖’狀態。”馬弘告訴記者,這是一個動態數據,每月都有被“關鎖”和“解鎖”的患者。一些患者從救治機構被送回家后,就又被關起來了。這些“復關”患者的家庭大都十分貧困、缺乏監護能力。

  據民政部介紹,全國目前登記在冊的嚴重精神障礙患者有430萬人,其中55%以上都屬于貧困人員,有的貧困家庭還有著不止一個精神障礙患者。

  “其實,如果這些患者能夠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還是可以為社會做些事的。”北京大學第六醫院院長陸林說,最近去世的諾貝爾獎獲得者約翰·納什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納什年輕時曾患有嚴重的精神分裂癥,經過治療后重歸學術界,并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陸林的患者當中也有類似的例子。

  然而,過去欠的“賬”太多。“無論是醫保政策的不完善,還是醫療服務水平以及患者及其家屬認識上的不足,使很多嚴重精神障礙患者沒有得到很好的救治。”馬弘指出。

  因此,此次《規劃》提出,各地將“應治盡治、應管盡管、應收盡收”,積極推行“病重治療在醫院,康復管理在社區”的服務模式,整合好醫保、大病保險、醫療救助、疾病應急救助等制度,提高醫療保障水平。同時,民政、社保、財政等部門還將完善有精神障礙治療特點的社會救助制度。

  “我們希望通過5年的努力,爭取讓‘關鎖’的情況盡可能減少,讓‘復關’的情況盡可能消失。”國家衛生計生委疾控局副局長王斌說。

  讓普通人群不再諱疾忌醫

  嚴重精神障礙患者終究只是少數,普通人群的精神和心理健康問題更加普遍,但卻更易被忽視,如抑郁癥、兒童孤獨癥等常見精神障礙。

  “我國抑郁癥人群的就診率目前還不到10%!”王斌口中的這個數字讓人震驚。為什么這么多人有了抑郁癥而不主動就醫?因為他們對抑郁癥缺乏認識,不覺得這是一種精神疾病。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精神障礙分為10大類72小類,近400種疾病,除了精神分裂癥等嚴重精神障礙,還包括抑郁癥、焦慮癥、強迫癥,以及酒精和藥物依賴等常見精神障礙。然而,很多人并未意識到后面這一部分也是精神疾病。

  陸林介紹,我國精神分裂癥的發病率和美國差不多,但抑郁癥的發病率和美國相差甚大。美國普通人群中抑郁癥的發病率最高的時候達20%,最低時也在16%左右,而我國則處于5%到6%之間。“很多我們認為不是抑郁癥的現象,在美國會被認為是抑郁癥。”

  “由于對精神疾病認識不足,大家羞于談自己的精神或心理問題。”陸林指出,現代社會常見的“路怒癥”“居喪反應”等心理行為問題,都可以算是精神疾病,但卻被忽視了。對常見精神障礙和心理行為問題的認知率過低,加上對“精神病”的偏見和歧視,使很多人諱疾忌醫,很難做到科學就診。

  與以往相比,《規劃》特別提出要提高公眾對抑郁癥等常見精神障礙的科學認識和主動就醫意識,尤其是要針對學生、農村婦女、留守兒童、職業人群、老年人等開展心理健康教育。各地還將開通心理援助熱線,并建立心理危機干預隊伍,在發生突發事件時能及時開展心理救援。

  讓精神衛生人才更多更穩定

  不管是精神分裂癥,還是抑郁癥,防病治病都需要專業醫生的幫助。作為精神衛生防治體系和服務網絡的重要一環,我國精神科醫師十分匱乏,僅有2萬多名。

  北京市海淀區精神衛生保健院副院長李文秀年年都要做精神衛生“掃盲”。“太缺人,好不容易培養了一個,第二年就走了。我又得招人,還得做掃盲班。”她頗感無奈。

  李文秀的無奈,陸林深有同感。“北京大學曾成立心理衛生系,專門培養精神科醫生、心理醫生,有一年培養了25名本科生畢業生,但最后沒有一人做精神科醫生。”陸林指出,精神科醫生在社會上缺乏認可,待遇低。北京一位精神科醫生與患者的談話治療,每小時收入為30元。這個收費標準定于20世紀90年代,至今未變過。

  不過,他們在這次《規劃》中看到了希望。根據《規劃》,2020年我國精神科醫生要達到4萬名。教育部門將加強精神醫學、應用心理學、社會工作學等精神衛生相關專業的人才培養工作。衛生部門將加強精神科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和精神科護士培訓,在基層執業醫師或全科醫生中增加精神衛生執業范圍的上崗培訓。

  增加的不僅僅是醫生,還有心理治療師、社工、職業康復師等。“心理治療師是我們希望在下一個階段重點推進的一項工作。以前心理治療師只有中級技術職稱,現在增加了初級職稱,將來人員提升后還會有高級職稱。這意味著會有更多臨床心理學人才進入醫療機構。”王斌告訴記者,政府還將落實精神衛生工作人員的工資待遇政策,提高其待遇水平,穩定精神衛生專業隊伍。

  這讓李文秀對《規劃》滿懷期待。“有了人才隊伍建設,‘掃盲’這種現象在我這兒就會越來越少。”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陳海波 金振婭